=ΦωΦ=
  •  

    不知不腳的已經滿了35周了,以後就要每個禮拜都做產檢,真的有點當年高考倒計時的味道了還~

    昨天做了第一次胎心監護,躺在床上,肚子上綁著胎心儀,感覺寶寶動一下就按鈕,是個蠻無聊的活兒……

    我躺在那裡沒一會就覺得不舒服了,平躺著寶寶很壓人的啊!

    平時在家躺著也都是側臥的,可能平躺久了讓開開很不舒服吧,在肚子里一直動啊動啊動的。

    我的儀器就聽到不停的“嘟~嘟~嘟~”直響,人家半天都不響一聲~

    我還覺得高興列,看我家的小傢伙多活潑啊~!

    哪知道做完以後把結果拿給門診醫生看,醫生說胎動的時候心率快了,不~及~格~……

     

  •  

    昨天聽到一些奇怪的事情~

    聽說有關係不太近的舊識在打聽一些關於我的私事。

    至於這件私事我甚至可以形容為莫名其妙與不知所謂。

    說是關於我的私事,不知道是傳了幾個人的消息,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呢,真有意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今天是預約了做三維彩超的日子~早上七點就起床了,看來我還是狠興奮的!

     

    用DV拍下了彩超的視頻,可惜轉換格式的過程太曲折了,等我弄好再放上來~

     

    至於照片,哎~曉婷居然說看著有點怕不過,真是啊~那我就暫時不放上來了!

    這種東西果然還是自己看比較有感情!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以前有個朋友說過,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擁有一個小小的村莊,不需要很大~

    只需要一個能夠住下爸爸媽媽和所有朋友的大小,就够了。

     

    一個溫暖的烏托邦,一個發光的夢想~

     

    怎麼聽,這么一個人生理想都有點遙不可及的样子,可在聽到的那一刻,还是像種子一樣種進我的心底~

    並且我就是覺得,它一直都在那裡。

     

  •  

    這幾天過的真是so boring啊so boring~

    老媽天天限制我上網的時間,誰想的出啊!她有天居然把我的路由器給藏起來了。

    我帶著開開喬氣一整天~因為我不能上網,就不能給開開買小衣服,開開也不高興了!

     

    這外婆還是比較疼孫子的,最終還是把路由器交了出來,理由是:

    怕開開一出生就是喬著氣的大撅嘴。(我列??我!!!)

     

    好景不長,這打發時間的玩具沒暢快的玩兩天,居然上演電纜被燒焦一幕~

    我看著小區門口被燒的黑區嗎烏的一截截電纜真是笑著哭啊~~~

  •  

    本來打算等到18周的時候再開始記日記的,可是昨天老公開始了第一次正式的與寶寶交流活動,於是我的記錄工作也要就此起航啦~

     

    昨天晚上外婆(←可不就是我媽啦!)故作神秘又煞有介事的對我和老公說,你們現在可以開始跟寶寶講話了~

    嗯~雖然現在小東西還沒有意識,但是已經能夠聽到外面的聲音了呢。

    老公的一雙小眼睛突然就發出了異樣的光芒~看樣子是又有什麽屁主意誕生了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4-07

    [08.4.7] 抱 - [碎碎念•]

    一生都在不停的前行着,走走,停停。

     

    曾有过的相遇,那一瞬时的交相辉映便成永恒~

     

    其后又奔向各自不同的方向,有着各自不同的快乐与辛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祎说:我们这一代的爱,没有未来。不需要责任,不相信永远。

    我是认同她这句话的,毕竟很多事实都已经非常鲜明~

    不过,我想前次对她发过的牢骚,该是被她误解了吧。

     

    其实我说的都是事实,这就是个围城~你在外面看着里面光鲜无比,多令人向往,里面的人知道这一切背后是有着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代价在支撑。

    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,我也曾经以为大爱无疆,但绝非仅此而已~没有进来过,就不会明白斑斓的色彩下黑白线条的斑斑驳驳。

    但也无需想的太复杂,都只是过程而已,硬着头皮过了,就又是春暖花开。

    就好像打针,有的人看到针头就会晕,所以只能吃药;有的人以前被针扎漏过,所以连护士都不敢再见;很庆幸虽然我很怕疼,但也知道扎过针,我才能痊愈。